2020/08/15(六)金車文學講堂:李屏瑤【正常很好,還要快樂:違章女生就地合法】

2020-08-15 14:00~16:00
FREE
金車文藝中心 南京館
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2段1號3樓 MAP
看更多場次時間
金車文藝中心 南京館
聯絡電話 | (02)2562-8629 分機 12
活動介紹

文字工作者,2016出版首部小說《向光植物》;2017出版劇本書《無眠》,並以舞台劇本《家族排列》獲台北文學獎優等獎;2018年以《同志百工圖》入選台北文學年金;2019出版《台北家族違章女生》。

「身分證數字開頭為2,非典型女生樣,過30歲不婚不嫁,其他人都以譴責的目光望向你,這樣的我,感覺像是大家族裡的違章建築,容我以鐵皮加蓋的角度,寫冷暖分明的成長觀察。」——《台北家族,違章女生》

李屏瑤,文字工作者。2016出版首部小說《向光植物》;2017出版劇本書《無眠》,並以舞台劇本《家族排列》獲台北文學獎優等獎;2018年以《同志百工圖》入選台北文學年金;2019出版《台北家族,違章女生》。

文學與戲劇
「文學與戲劇就像是同一間屋子裡的不同窗戶,可以看到不同面向、不同風景。」李屏瑤因為喜歡文字,所以提筆書寫;因為好奇劇場運作模式,所以開始嘗試創作劇本並進而接觸劇場的一切。

被問及較喜歡於哪個時段、哪種狀態下進行創作時,李屏瑤笑著回答說:「常常是忙完工作之後,半夜才開始提筆寫小說,所以小說寫幾個小時之後,有時候休息一下覺得自己沒有很想睡的話,就會切換模式,繼續未完的劇本。所以,午夜到天亮這段時間我都在創作,先寫小說再寫劇本;或是先寫個東西就是會切換頻道。好像就是沒有辦法選擇創作的時間,就是要抓空檔。」比起早起,李屏瑤更喜歡在夜深人靜的時刻裡進行創作。雖曾在無數的黑夜裡與失眠奮戰,但也曾在黑夜裡完成無數的文稿及創作計畫。

娥蘇拉‧勒瑰恩《地海戰記》與《黑暗的左手》,是她推薦閱讀的兩本奇幻小說,特別的故事設定相當吸睛之外,亦能從故事中得到反饋及省思。曾改編成影視劇集的《使女的故事》,為知名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所著的一部反烏托邦小說,也是她大力推薦的閱讀清單。「這幾年都比較常看女作家的作品因為我覺得其敘事的角度以及觀看世界的方式不太一樣。」

訪談中也提到家裡藏書高達兩三千本「每次搬家這都會是一種困擾,因為捨不得將這些書轉手賣掉。」李屏瑤不侷限閱讀種類,透過書籍閱讀去構築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

「劇場相較小說而言,又多了一分開放性。我覺得這些事情對我來說都很有趣。」一部劇場作品該如何完成?李屏瑤對於劇場的運作相當感興趣。「因為劇場、劇本這種東西會動用你的感官知覺其實是跟小說裡不一樣的,就是劇場是一個你要帶有空間感的設計,有些東西是相通的,但又有些地方是不一樣的,再加上有時候在小說是可以持續書寫內在狀態,因為小說敘事者妳會懂,可是在劇場的時候,你其實要練習怎麼樣把話好好講出來,怎樣去推進情節的進行,我覺得自己對於面對各種不同類型的文字感到非常有興趣。」

創作建議
看著許多年輕學子對於文字創作抱有極大的憧憬,對於年輕,李屏瑤認為「多讀」相當重要。

「這幾年去大學、高中、營隊講課,發現其實大家很專注在寫這一層面上,你可能會有自己想處理的題材,可能會在裡面纏鬥,但現在處在媒介大開的世代,許多資訊都垂手可得,可以輕鬆地看到、讀到其他國家厲害的影集或文學作品,可是你都還沒有摸清底細,甚至還沒摸清楚敘事的遊戲規則,就逕自寫自己想寫的題材,除非是某種天才,這就沒話說,但其實最實在的建議是:『一定要先多讀多看再開始寫。』新手創作者很容易困在自己的執念裡頭。技藝非常生疏之時卻想完成晦澀的題材是不好的,可能你想說的故事,其他人已經用了更為厲害的方式去完成,那這豈不是很恨嗎?」

近期計畫
2018年入選台北文學年金的《同志百工圖》預計將於今年出版。為了這一本書的前置作業,李屏瑤已展開為期兩年的採訪計畫,目前已邁入收尾階段。書中內容將以篇章故事呈現,主要是採訪以職業作為導向的各行各業同志所面臨到的處境以及紀錄不同的生命歷程。「其實這本書裏頭採訪的,不只是同志,也會放非異性戀、雙性戀、跨性戀以及手術過程的分享,我想要擴及不同的面向。」

快樂的違章
二工,指的是建物取得建照後,住戶或建商再施作後續工程的通稱。將人比擬違建物,李屏瑤認為,每個人都可以有屬於自己的「二工」。即便可能被他人視為違章,但若找到與自己自在相處的法則,它也可能成為霍爾的移動城堡,輕鬆且恣意地降落於任何一處。

女生應該是什麼模樣?女生的個性就必須是溫柔婉約嗎?「正常是大多數人的選擇,是中間值,如同有人喜歡正常,有人喜歡半糖去冰,有人喜歡無糖少冰。正常不是正確,當你跟大多數人不同,不代表你不正常,你只是比較特別。」李屏瑤在書中是這麼寫著。不讓多數人決定自己的樣貌,唯有找到真正舒服自在的模樣,才能更專注的活成自己。

翻開《台北家族,違章女生》,不難發現李屏瑤對於內心世界的全面剖析。在她的散文寫作世界裡,字裡行間夾雜著對於日常生活的困惑,不論是對當今所處世代的疑問,抑或是大眾對於女性的刻板印象。「可能現階段的自己無法找到解答,但我還是不斷地拋出問題,看看自己有沒有辦法彌補一點點漏洞。」李屏瑤用溫柔卻有力的文字陪伴讀者,帶領讀者一起對世界有著更為溫柔的理解。

訪問尾聲,請李屏瑤試著以一句話形容自己,她想了想笑著回答:「去讀我的書吧!」在新書《台北家族,違章女生》中不僅能找到李屏瑤,或許也能找到更多的自己。

文/芷慧

2020-08-15 14:00~16:00
金車文藝中心 南京館
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2段1號3樓 MAP
看更多場次時間
活動介紹

文字工作者,2016出版首部小說《向光植物》;2017出版劇本書《無眠》,並以舞台劇本《家族排列》獲台北文學獎優等獎;2018年以《同志百工圖》入選台北文學年金;2019出版《台北家族違章女生》。

「身分證數字開頭為2,非典型女生樣,過30歲不婚不嫁,其他人都以譴責的目光望向你,這樣的我,感覺像是大家族裡的違章建築,容我以鐵皮加蓋的角度,寫冷暖分明的成長觀察。」——《台北家族,違章女生》

李屏瑤,文字工作者。2016出版首部小說《向光植物》;2017出版劇本書《無眠》,並以舞台劇本《家族排列》獲台北文學獎優等獎;2018年以《同志百工圖》入選台北文學年金;2019出版《台北家族,違章女生》。

文學與戲劇
「文學與戲劇就像是同一間屋子裡的不同窗戶,可以看到不同面向、不同風景。」李屏瑤因為喜歡文字,所以提筆書寫;因為好奇劇場運作模式,所以開始嘗試創作劇本並進而接觸劇場的一切。

被問及較喜歡於哪個時段、哪種狀態下進行創作時,李屏瑤笑著回答說:「常常是忙完工作之後,半夜才開始提筆寫小說,所以小說寫幾個小時之後,有時候休息一下覺得自己沒有很想睡的話,就會切換模式,繼續未完的劇本。所以,午夜到天亮這段時間我都在創作,先寫小說再寫劇本;或是先寫個東西就是會切換頻道。好像就是沒有辦法選擇創作的時間,就是要抓空檔。」比起早起,李屏瑤更喜歡在夜深人靜的時刻裡進行創作。雖曾在無數的黑夜裡與失眠奮戰,但也曾在黑夜裡完成無數的文稿及創作計畫。

娥蘇拉‧勒瑰恩《地海戰記》與《黑暗的左手》,是她推薦閱讀的兩本奇幻小說,特別的故事設定相當吸睛之外,亦能從故事中得到反饋及省思。曾改編成影視劇集的《使女的故事》,為知名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所著的一部反烏托邦小說,也是她大力推薦的閱讀清單。「這幾年都比較常看女作家的作品因為我覺得其敘事的角度以及觀看世界的方式不太一樣。」

訪談中也提到家裡藏書高達兩三千本「每次搬家這都會是一種困擾,因為捨不得將這些書轉手賣掉。」李屏瑤不侷限閱讀種類,透過書籍閱讀去構築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

「劇場相較小說而言,又多了一分開放性。我覺得這些事情對我來說都很有趣。」一部劇場作品該如何完成?李屏瑤對於劇場的運作相當感興趣。「因為劇場、劇本這種東西會動用你的感官知覺其實是跟小說裡不一樣的,就是劇場是一個你要帶有空間感的設計,有些東西是相通的,但又有些地方是不一樣的,再加上有時候在小說是可以持續書寫內在狀態,因為小說敘事者妳會懂,可是在劇場的時候,你其實要練習怎麼樣把話好好講出來,怎樣去推進情節的進行,我覺得自己對於面對各種不同類型的文字感到非常有興趣。」

創作建議
看著許多年輕學子對於文字創作抱有極大的憧憬,對於年輕,李屏瑤認為「多讀」相當重要。

「這幾年去大學、高中、營隊講課,發現其實大家很專注在寫這一層面上,你可能會有自己想處理的題材,可能會在裡面纏鬥,但現在處在媒介大開的世代,許多資訊都垂手可得,可以輕鬆地看到、讀到其他國家厲害的影集或文學作品,可是你都還沒有摸清底細,甚至還沒摸清楚敘事的遊戲規則,就逕自寫自己想寫的題材,除非是某種天才,這就沒話說,但其實最實在的建議是:『一定要先多讀多看再開始寫。』新手創作者很容易困在自己的執念裡頭。技藝非常生疏之時卻想完成晦澀的題材是不好的,可能你想說的故事,其他人已經用了更為厲害的方式去完成,那這豈不是很恨嗎?」

近期計畫
2018年入選台北文學年金的《同志百工圖》預計將於今年出版。為了這一本書的前置作業,李屏瑤已展開為期兩年的採訪計畫,目前已邁入收尾階段。書中內容將以篇章故事呈現,主要是採訪以職業作為導向的各行各業同志所面臨到的處境以及紀錄不同的生命歷程。「其實這本書裏頭採訪的,不只是同志,也會放非異性戀、雙性戀、跨性戀以及手術過程的分享,我想要擴及不同的面向。」

快樂的違章
二工,指的是建物取得建照後,住戶或建商再施作後續工程的通稱。將人比擬違建物,李屏瑤認為,每個人都可以有屬於自己的「二工」。即便可能被他人視為違章,但若找到與自己自在相處的法則,它也可能成為霍爾的移動城堡,輕鬆且恣意地降落於任何一處。

女生應該是什麼模樣?女生的個性就必須是溫柔婉約嗎?「正常是大多數人的選擇,是中間值,如同有人喜歡正常,有人喜歡半糖去冰,有人喜歡無糖少冰。正常不是正確,當你跟大多數人不同,不代表你不正常,你只是比較特別。」李屏瑤在書中是這麼寫著。不讓多數人決定自己的樣貌,唯有找到真正舒服自在的模樣,才能更專注的活成自己。

翻開《台北家族,違章女生》,不難發現李屏瑤對於內心世界的全面剖析。在她的散文寫作世界裡,字裡行間夾雜著對於日常生活的困惑,不論是對當今所處世代的疑問,抑或是大眾對於女性的刻板印象。「可能現階段的自己無法找到解答,但我還是不斷地拋出問題,看看自己有沒有辦法彌補一點點漏洞。」李屏瑤用溫柔卻有力的文字陪伴讀者,帶領讀者一起對世界有著更為溫柔的理解。

訪問尾聲,請李屏瑤試著以一句話形容自己,她想了想笑著回答:「去讀我的書吧!」在新書《台北家族,違章女生》中不僅能找到李屏瑤,或許也能找到更多的自己。

文/芷慧

展開閱讀
金車文藝中心 南京館
聯絡電話 | (02)2562-8629 分機 12